【馬浚偉專訪】貼錢助基層 做生死教育 馬浚偉二十年未走出驚恐症

本地
2019.10.04
15717
撰文:溫敏芝攝影:洪志富
馬浚偉稱二十年的驚恐症仍揮之不去,現在也會帶藥隨身。
馬浚偉稱二十年的驚恐症仍揮之不去,現在也會帶藥隨身。

二○一二年離開無綫後,馬浚偉規劃了自己的人生,不斷進修和成就多個夢想,創作舞台劇、電影和首度舉行個人演唱會。馬仔坦言,母親在九九年飽經疾病折磨逝世,他大受打擊,患上抑鬱症兼尋死,舞台劇和電影版的《生前約死後》,是他與母親自身經歷;踏上台板,一幕幕再次勾起傷痛回憶,馬仔情緒再受波動,全身長出風疹,又痛又癢,「其實我的驚恐症還未痊癒,二十年了,仍要帶藥傍身。」

馬仔慨嘆很多人患抑鬱也不知,別諱疾忌醫外,運動也是最佳治療方法。
馬仔慨嘆很多人患抑鬱也不知,別諱疾忌醫外,運動也是最佳治療方法。

馬浚偉首次編、導、演的電影《生前約死後》,是改編自他與母親的親身經歷,年初先以舞台劇形式公演,十二月在大銀幕上映。創作這個劇本,馬仔因觸及傷痛,曾三度停筆,「其實由一月演舞台劇版,情緒已很波動,因劇情會勾起以前很多不快回憶,而我需要用真情感去做,因為情緒會影響皮膚,我全身出了風疹一撻撻,手腳又紅又損,直至演出後才沒事。」

馬浚偉因回憶母親病逝的傷痛,全身一度長滿風疹,又痛又癢。
馬浚偉因回憶母親病逝的傷痛,全身一度長滿風疹,又痛又癢。

完成舞台劇,電影版開拍,在電影中,馬仔提及很多抑鬱症和驚恐症,「最感動是其中一位院線的人早前看試片,他跟我一樣有驚恐症,他看後很感動,因為我真的拍到他看見的東西。我花了八年時間走出抑鬱症,但驚恐症仍未痊癒,現在都要帶藥傍身,驚恐症很難甩,由九九年至今,二十年了!雖然沒有以前那麼驚,但身體仍會出現問題,例如心跳很快,手腳麻痺,暈眩,覺得自己就快死,開始呼吸加速,那時候就需要服藥。其實隨時隨地都會觸發到,尤其情緒波動或不開心時候,不過我已發作多年,自己會感覺到,有時會閉目養神或用呼吸去控制,嚴重時便服藥。其實醫生都罵我,做這些演出是否拿自己的命來玩,朋友又說我正在燃燒自己生命,其實是真的,但我很想告訴有同樣經歷的人,我們是可以走出來的。」

馬浚偉當年因母親病逝大受打擊,花了八年時間才走出抑鬱症。
馬浚偉當年因母親病逝大受打擊,花了八年時間才走出抑鬱症。

他稱現時發作次數不頻密,亦有防止方法,例如多做運動,「抑鬱症是可以痊癒,鄭秀文都好番啦!我希望透過這部戲,引起對這兩個病的關注;患情緒病的人愈來愈多,每六個人有一個,特別是現在社會氛圍,我每次看見自殺新聞,其實我好痛,每個生命都好寶貴,無論遇到什麼困難,都不要放棄自己。活着不易,我經常在網上鼓勵抗癌勇士,他們每日為生存而打仗,我在演藝圈未必做一世,但我想餘生去做生死教育。」

余香凝是馬仔近年欣賞的藝人,演唱會也邀請她擔任嘉賓。
余香凝是馬仔近年欣賞的藝人,演唱會也邀請她擔任嘉賓。

首次擔任導演,馬仔說感覺是瘋狂,「同事見到我是精神分裂,我不是緊張,我本身是黐線的,埋位時哭得死去活來,一cut機又走去看playback,現場會發現有個癲佬走來走去和大嗌,拍這部戲,我說得最多是粗口,全班麻甩佬開工難免啦!」馬仔在一年半前開始茹素,原因是不捨得吃動物,與宗教無關,但三個月前卻病倒了,「我營養不良到差點無命,貧血、頭暈、血壓超低,上壓只有八十多,被中、西醫狂鬧,之後我要吃少許肉,現在每星期只食素兩天。」說罷,馬仔感到血糖低,即時找同事買果汁、朱古力來補充。

馬浚偉是個不怕困難的人,不往外闖,怎知有另一番光景?
馬浚偉是個不怕困難的人,不往外闖,怎知有另一番光景?

馬仔本身是很有計劃的人,工作已排至二○二一年。這幾年,他積極進修,修讀咖啡課程和商學管理碩士EMBA外,還修讀剪接、調色等課程,未來他更想花六年時間讀中醫,十年後不做娛樂圈,可免費替人治病,「我讀幕後,並非想搶人飯碗,是想有基本知識。」他稱十月會成立電影公司,明年一月也開始運作已獲政府認可的慈善團體,「我是一個工作狂,但沒有壓力,幫到社會基層,我貼錢都會做,我想規劃好我的人生,我不是正常的藝人,不止享受在鎂光燈和掌聲下,我人生就是最鍾意辣火頭,什麼都想做。」

化妝:Yannie Lee@Yannie’s Makeup

髮型:Frankie Tang

場地:Metro Cafe@We Go Mall

黃秋生 惠英紅
人氣 TRENDING
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
http://dev.ent.mpweekly.com/wp-content/uploads/2019/10/s190930a021-150x150.jpg